乐白家娱乐loo666|www.lbj6666com【开户注册登陆】

王家卫的电影像诗

影片刚出骂声如潮的时候我觉得这应该是部烂片的,可是之后王家卫执导电影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让我对本片仍然抱有不小的期待,毕竟,王家卫这个名字还没让我失望过。

再翻看某些网友的评论,觉得诸如“旁白过多”等话并不能构成一部电影很烂的理由,《东邪西毒》《重庆森林》《春光乍泄》哪一部没有许许多多值得玩味的旁白呢?

昨天终于逮着机会看完这部电影,看的时候一直在想:到底我对王家卫电影有一种怎样的印象?

王家卫的电影像诗,往往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都能被他营造出一种梦幻的气息。这些电影的节奏都很缓慢,往往不适合消遣,而应当在情绪达到一个状态的时候与它们去产生共鸣,然后整个人陷入那一种意境,那一类情绪。譬如失恋的时候看《重庆森林》便再合适不过了。

诗歌是难懂,晦涩的,是名词动词形容词等等异于平常的别样组合。王家卫的电影也是如此,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理解,一百种断句,一百种抑扬顿挫。他用“无脚鸟”的传说代喻放浪形骸的人生,用“过期的凤梨罐头”譬喻爱情的消逝,一个男人和他的笔配上一个女人和她穿过的二十多件旗袍可以诠释暧昧一词最完美的含义,相隔南北的一双男女则展现了一个“国无南北”的民国武林。

画面与音乐则是诗歌的修辞,香港的熙攘人群,市井楼房;西部大漠的长河落日;南美的飞流直下......与阿菲加州梦遥相呼应的《加州梦》;马友友为《东邪西毒》量身定做的曲目无不让整部电影更具美感。

我不是一个专业的电影人或者影评者,我对王家卫电影的印象就是上面这些。

那么《摆渡人》如何呢?

故事简单?情节不合情理?也许,但这并非什么问题,至少在王家卫电影里头算不上。事实上“摆渡人”这个概念倒让我想到了《东邪西毒》大漠里的杀手中介欧阳锋。影片结构也有类似之处:先言自身,然后穿插着经过一个个不同的人,最后回到自身。

那些耐人寻味的句子依然有啊,那些蕴含着感情的意向也依然存在,只不过略显直白,没那么含蓄罢了。

画面是很美的,音乐也还不错,但那些金曲实在用得有点莫名其妙。(蔡琴“是谁在敲打我窗”响起,再看看梁朝伟的脸,一下子就出戏到了《无间道》......)

而有那么一两个画面,真真让我找到了王家卫以前电影的感觉。

那么,我为什么不喜欢《摆渡人》?

因为即便它有那么多王家卫的特点,它还是太不王家卫了。整部电影穿插了许许多多笑料,许许多多夸张的表演,但这些表演,恰恰一次又一次打断了我情绪的沉淀,破坏了那种诗意的美感。而笑话本身,没几个有多么的好笑(段子手横行网络的年代,想原创些让人开怀的段子,还要有机组成到电影里真的越来越难。),而段子一旦不好笑,又衬托不了影片的气氛,那就只剩下尴尬了。

至于表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搞笑,不少人似乎有些用力过猛,再加上影片偏快的节奏,那种缓缓流动的暧昧情感很难保存下来。

一言以归之,它的风格四不像,喜剧没能逗乐我,情绪没能感染到我,而缺乏渲染的故事本身,无法与我形成共鸣。

因而我不喜欢《摆渡人》,但我仍然对王家卫充满信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已注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乐白家娱乐loo666发布于全球咨询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家卫的电影像诗